加微信heibaifk,网盘停止更新

27讲主库出问题了,从库怎么办

在前面的第242526篇文章中,我和你介绍了MySQL主备复制的基础结构,但这些都是一主一备的结构。

大多数的互联网应用场景都是读多写少,因此你负责的业务,在发展过程中很可能先会遇到读性能的问题。而在数据库层解决读性能问题,就要涉及到接下来两篇文章要讨论的架构:一主多从。

今天这篇文章,我们就先聊聊一主多从的切换正确性。然后,我们在下一篇文章中再聊聊解决一主多从的查询逻辑正确性的方法。

如图1所示,就是一个基本的一主多从结构。

图1 一主多从基本结构

图中,虚线箭头表示的是主备关系,也就是A和A’互为主备, 从库B、C、D指向的是主库A。一主多从的设置,一般用于读写分离,主库负责所有的写入和一部分读,其他的读请求则由从库分担。

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就是,在一主多从架构下,主库故障后的主备切换问题。

如图2所示,就是主库发生故障,主备切换后的结果。

图2 一主多从基本结构--主备切换

相比于一主一备的切换流程,一主多从结构在切换完成后,A’会成为新的主库,从库B、C、D也要改接到A’。正是由于多了从库B、C、D重新指向的这个过程,所以主备切换的复杂性也相应增加了。

接下来,我们再一起看看一个切换系统会怎么完成一主多从的主备切换过程。

基于位点的主备切换

这里,我们需要先来回顾一个知识点。

当我们把节点B设置成节点A’的从库的时候,需要执行一条change master命令:

CHANGE MASTER TO 
MASTER_HOST=$host_name 
MASTER_PORT=$port 
MASTER_USER=$user_name 
MASTER_PASSWORD=$password 
MASTER_LOG_FILE=$master_log_name 
MASTER_LOG_POS=$master_log_pos  

这条命令有这么6个参数:

  • MASTER_HOST、MASTER_PORT、MASTER_USER和MASTER_PASSWORD四个参数,分别代表了主库A’的IP、端口、用户名和密码。
  • 最后两个参数MASTER_LOG_FILE和MASTER_LOG_POS表示,要从主库的master_log_name文件的master_log_pos这个位置的日志继续同步。而这个位置就是我们所说的同步位点,也就是主库对应的文件名和日志偏移量。

那么,这里就有一个问题了,节点B要设置成A’的从库,就要执行change master命令,就不可避免地要设置位点的这两个参数,但是这两个参数到底应该怎么设置呢?

原来节点B是A的从库,本地记录的也是A的位点。但是相同的日志,A的位点和A’的位点是不同的。因此,从库B要切换的时候,就需要先经过“找同步位点”这个逻辑。

这个位点很难精确取到,只能取一个大概位置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

我来和你分析一下看看这个位点一般是怎么获取到的,你就清楚其中不精确的原因了。

考虑到切换过程中不能丢数据,所以我们找位点的时候,总是要找一个“稍微往前”的,然后再通过判断跳过那些在从库B上已经执行过的事务。

一种取同步位点的方法是这样的:

  1. 等待新主库A’把中转日志(relay log)全部同步完成;

  2. 在A’上执行show master status命令,得到当前A’上最新的File 和 Position;

  3. 取原主库A故障的时刻T;

  4. 用mysqlbinlog工具解析A’的File,得到T时刻的位点。

mysqlbinlog File --stop-datetime=T --start-datetime=T

图3 mysqlbinlog 部分输出结果

图中,end_log_pos后面的值“123”,表示的就是A’这个实例,在T时刻写入新的binlog的位置。然后,我们就可以把123这个值作为$master_log_pos ,用在节点B的change master命令里。

当然这个值并不精确。为什么呢?

你可以设想有这么一种情况,假设在T这个时刻,主库A已经执行完成了一个insert 语句插入了一行数据R,并且已经将binlog传给了A’和B,然后在传完的瞬间主库A的主机就掉电了。

那么,这时候系统的状态是这样的:

  1. 在从库B上,由于同步了binlog, R这一行已经存在;

  2. 在新主库A’上, R这一行也已经存在,日志是写在123这个位置之后的;

  3. 我们在从库B上执行change master命令,指向A’的File文件的123位置,就会把插入R这一行数据的binlog又同步到从库B去执行。

这时候,从库B的同步线程就会报告 Duplicate entry ‘id_of_R’ for key ‘PRIMARY’ 错误,提示出现了主键冲突,然后停止同步。

所以,通常情况下,我们在切换任务的时候,要先主动跳过这些错误,有两种常用的方法。

一种做法是,主动跳过一个事务。跳过命令的写法是:

set global sql_slave_skip_counter=1;
start slave;

因为切换过程中,可能会不止重复执行一个事务,所以我们需要在从库B刚开始接到新主库A’时,持续观察,每次碰到这些错误就停下来,执行一次跳过命令,直到不再出现停下来的情况,以此来跳过可能涉及的所有事务。

另外一种方式是,通过设置slave_skip_errors参数,直接设置跳过指定的错误。

在执行主备切换时,有这么两类错误,是经常会遇到的:

  • 1062错误是插入数据时唯一键冲突;
  • 1032错误是删除数据时找不到行。

因此,我们可以把slave_skip_errors 设置为 “1032,1062”,这样中间碰到这两个错误时就直接跳过。

这里需要注意的是,这种直接跳过指定错误的方法,针对的是主备切换时,由于找不到精确的同步位点,所以只能采用这种方法来创建从库和新主库的主备关系。

这个背景是,我们很清楚在主备切换过程中,直接跳过1032和1062这两类错误是无损的,所以才可以这么设置slave_skip_errors参数。等到主备间的同步关系建立完成,并稳定执行一段时间之后,我们还需要把这个参数设置为空,以免之后真的出现了主从数据不一致,也跳过了。

GTID

通过sql_slave_skip_counter跳过事务和通过slave_skip_errors忽略错误的方法,虽然都最终可以建立从库B和新主库A’的主备关系,但这两种操作都很复杂,而且容易出错。所以,MySQL 5.6版本引入了GTID,彻底解决了这个困难。

那么,GTID到底是什么意思,又是如何解决找同步位点这个问题呢?现在,我就和你简单介绍一下。

GTID的全称是Global Transaction Identifier,也就是全局事务ID,是一个事务在提交的时候生成的,是这个事务的唯一标识。它由两部分组成,格式是:

GTID=server_uuid:gno

其中:

  • server_uuid是一个实例第一次启动时自动生成的,是一个全局唯一的值;
  • gno是一个整数,初始值是1,每次提交事务的时候分配给这个事务,并加1。

这里我需要和你说明一下,在MySQL的官方文档里,GTID格式是这么定义的:

GTID=source_id:transaction_id

这里的source_id就是server_uuid;而后面的这个transaction_id,我觉得容易造成误导,所以我改成了gno。为什么说使用transaction_id容易造成误解呢?

因为,在MySQL里面我们说transaction_id就是指事务id,事务id是在事务执行过程中分配的,如果这个事务回滚了,事务id也会递增,而gno是在事务提交的时候才会分配。

从效果上看,GTID往往是连续的,因此我们用gno来表示更容易理解。

GTID模式的启动也很简单,我们只需要在启动一个MySQL实例的时候,加上参数gtid_mode=on和enforce_gtid_consistency=on就可以了。

在GTID模式下,每个事务都会跟一个GTID一一对应。这个GTID有两种生成方式,而使用哪种方式取决于session变量gtid_next的值。

  1. 如果gtid_next=automatic,代表使用默认值。这时,MySQL就会把server_uuid:gno分配给这个事务。
    a. 记录binlog的时候,先记录一行 SET @@SESSION.GTID_NEXT=‘server_uuid:gno’;
    b. 把这个GTID加入本实例的GTID集合。

  2. 如果gtid_next是一个指定的GTID的值,比如通过set gtid_next='current_gtid’指定为current_gtid,那么就有两种可能:
    a. 如果current_gtid已经存在于实例的GTID集合中,接下来执行的这个事务会直接被系统忽略;
    b. 如果current_gtid没有存在于实例的GTID集合中,就将这个current_gtid分配给接下来要执行的事务,也就是说系统不需要给这个事务生成新的GTID,因此gno也不用加1。

注意,一个current_gtid只能给一个事务使用。这个事务提交后,如果要执行下一个事务,就要执行set 命令,把gtid_next设置成另外一个gtid或者automatic。

这样,每个MySQL实例都维护了一个GTID集合,用来对应“这个实例执行过的所有事务”。

这样看上去不太容易理解,接下来我就用一个简单的例子,来和你说明GTID的基本用法。

我们在实例X中创建一个表t。

CREATE TABLE `t` (
  `id` int(11) NOT NULL,
  `c` int(11) DEFAULT NULL,
  PRIMARY KEY (`id`)
) ENGINE=InnoDB;

insert into t values(1,1);

图4 初始化数据的binlog

可以看到,事务的BEGIN之前有一条SET @@SESSION.GTID_NEXT命令。这时,如果实例X有从库,那么将CREATE TABLE和insert语句的binlog同步过去执行的话,执行事务之前就会先执行这两个SET命令, 这样被加入从库的GTID集合的,就是图中的这两个GTID。

假设,现在这个实例X是另外一个实例Y的从库,并且此时在实例Y上执行了下面这条插入语句:

insert into t values(1,1);

并且,这条语句在实例Y上的GTID是 “aaaaaaaa-cccc-dddd-eeee-ffffffffffff:10”。

那么,实例X作为Y的从库,就要同步这个事务过来执行,显然会出现主键冲突,导致实例X的同步线程停止。这时,我们应该怎么处理呢?

处理方法就是,你可以执行下面的这个语句序列:

set gtid_next='aaaaaaaa-cccc-dddd-eeee-ffffffffffff:10';
begin;
commit;
set gtid_next=automatic;
start slave;

其中,前三条语句的作用,是通过提交一个空事务,把这个GTID加到实例X的GTID集合中。如图5所示,就是执行完这个空事务之后的show master status的结果。

图5 show master status结果

可以看到实例X的Executed_Gtid_set里面,已经加入了这个GTID。

这样,我再执行start slave命令让同步线程执行起来的时候,虽然实例X上还是会继续执行实例Y传过来的事务,但是由于“aaaaaaaa-cccc-dddd-eeee-ffffffffffff:10”已经存在于实例X的GTID集合中了,所以实例X就会直接跳过这个事务,也就不会再出现主键冲突的错误。

在上面的这个语句序列中,start slave命令之前还有一句set gtid_next=automatic。这句话的作用是“恢复GTID的默认分配行为”,也就是说如果之后有新的事务再执行,就还是按照原来的分配方式,继续分配gno=3。

基于GTID的主备切换

现在,我们已经理解GTID的概念,再一起来看看基于GTID的主备复制的用法。

在GTID模式下,备库B要设置为新主库A’的从库的语法如下:

CHANGE MASTER TO 
MASTER_HOST=$host_name 
MASTER_PORT=$port 
MASTER_USER=$user_name 
MASTER_PASSWORD=$password 
master_auto_position=1 

其中,master_auto_position=1就表示这个主备关系使用的是GTID协议。可以看到,前面让我们头疼不已的MASTER_LOG_FILE和MASTER_LOG_POS参数,已经不需要指定了。

我们把现在这个时刻,实例A’的GTID集合记为set_a,实例B的GTID集合记为set_b。接下来,我们就看看现在的主备切换逻辑。

我们在实例B上执行start slave命令,取binlog的逻辑是这样的:

  1. 实例B指定主库A’,基于主备协议建立连接。

  2. 实例B把set_b发给主库A’。

  3. 实例A’算出set_a与set_b的差集,也就是所有存在于set_a,但是不存在于set_b的GITD的集合,判断A’本地是否包含了这个差集需要的所有binlog事务。
    a. 如果不包含,表示A’已经把实例B需要的binlog给删掉了,直接返回错误;
    b. 如果确认全部包含,A’从自己的binlog文件里面,找出第一个不在set_b的事务,发给B;

  4. 之后就从这个事务开始,往后读文件,按顺序取binlog发给B去执行。

其实,这个逻辑里面包含了一个设计思想:在基于GTID的主备关系里,系统认为只要建立主备关系,就必须保证主库发给备库的日志是完整的。因此,如果实例B需要的日志已经不存在,A’就拒绝把日志发给B。

这跟基于位点的主备协议不同。基于位点的协议,是由备库决定的,备库指定哪个位点,主库就发哪个位点,不做日志的完整性判断。

基于上面的介绍,我们再来看看引入GTID后,一主多从的切换场景下,主备切换是如何实现的。

由于不需要找位点了,所以从库B、C、D只需要分别执行change master命令指向实例A’即可。

其实,严谨地说,主备切换不是不需要找位点了,而是找位点这个工作,在实例A’内部就已经自动完成了。但由于这个工作是自动的,所以对HA系统的开发人员来说,非常友好。

之后这个系统就由新主库A’写入,主库A’的自己生成的binlog中的GTID集合格式是:server_uuid_of_A’:1-M。

如果之前从库B的GTID集合格式是 server_uuid_of_A:1-N, 那么切换之后GTID集合的格式就变成了server_uuid_of_A:1-N, server_uuid_of_A’:1-M。

当然,主库A’之前也是A的备库,因此主库A’和从库B的GTID集合是一样的。这就达到了我们预期。

GTID和在线DDL

接下来,我再举个例子帮你理解GTID。

之前在第22篇文章《MySQL有哪些“饮鸩止渴”提高性能的方法?》中,我和你提到业务高峰期的慢查询性能问题时,分析到如果是由于索引缺失引起的性能问题,我们可以通过在线加索引来解决。但是,考虑到要避免新增索引对主库性能造成的影响,我们可以先在备库加索引,然后再切换。

当时我说,在双M结构下,备库执行的DDL语句也会传给主库,为了避免传回后对主库造成影响,要通过set sql_log_bin=off关掉binlog。

评论区有位同学提出了一个问题:这样操作的话,数据库里面是加了索引,但是binlog并没有记录下这一个更新,是不是会导致数据和日志不一致?

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。当时,我在留言的回复中就引用了GTID来说明。今天,我再和你展开说明一下。

假设,这两个互为主备关系的库还是实例X和实例Y,且当前主库是X,并且都打开了GTID模式。这时的主备切换流程可以变成下面这样:

  • 在实例X上执行stop slave。

  • 在实例Y上执行DDL语句。注意,这里并不需要关闭binlog。

  • 执行完成后,查出这个DDL语句对应的GTID,并记为 server_uuid_of_Y:gno。

  • 到实例X上执行以下语句序列:

set GTID_NEXT="server_uuid_of_Y:gno";
begin;
commit;
set gtid_next=automatic;
start slave;

这样做的目的在于,既可以让实例Y的更新有binlog记录,同时也可以确保不会在实例X上执行这条更新。

  • 接下来,执行完主备切换,然后照着上述流程再执行一遍即可。

小结

在今天这篇文章中,我先和你介绍了一主多从的主备切换流程。在这个过程中,从库找新主库的位点是一个痛点。由此,我们引出了MySQL 5.6版本引入的GTID模式,介绍了GTID的基本概念和用法。

可以看到,在GTID模式下,一主多从切换就非常方便了。

因此,如果你使用的MySQL版本支持GTID的话,我都建议你尽量使用GTID模式来做一主多从的切换。

在下一篇文章中,我们还能看到GTID模式在读写分离场景的应用。

最后,又到了我们的思考题时间。

你在GTID模式下设置主从关系的时候,从库执行start slave命令后,主库发现需要的binlog已经被删除掉了,导致主备创建不成功。这种情况下,你觉得可以怎么处理呢?

你可以把你的方法写在留言区,我会在下一篇文章的末尾和你讨论这个问题。感谢你的收听,也欢迎你把这篇文章分享给更多的朋友一起阅读。

上期问题时间

上一篇文章最后,我给你留的问题是,如果主库都是单线程压力模式,在从库追主库的过程中,binlog-transaction-dependency-tracking 应该选用什么参数?

这个问题的答案是,应该将这个参数设置为WRITESET。

由于主库是单线程压力模式,所以每个事务的commit_id都不同,那么设置为COMMIT_ORDER模式的话,从库也只能单线程执行。

同样地,由于WRITESET_SESSION模式要求在备库应用日志的时候,同一个线程的日志必须与主库上执行的先后顺序相同,也会导致主库单线程压力模式下退化成单线程复制。

所以,应该将binlog-transaction-dependency-tracking 设置为WRITESET。

评论区留言点赞板:

@慧鑫coming 问了一个好问题,对同一行作更新的几个事务,如果commit_id相同,是不是在备库并行执行的时候会导致数据不一致?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更新同一行的事务是不可能同时进入commit状态的。
@老杨同志 对这个问题给出了更详细的回答,大家可以去看一下。

精选留言

  • 某、人
    1.如果业务允许主从不一致的情况那么可以在主上先show global variables like 'gtid_purged';然后在从上执行set global gtid_purged =' '.指定从库从哪个gtid开始同步,binlog缺失那一部分,数据在从库上会丢失,就会造成主从不一致
    2.需要主从数据一致的话,最好还是通过重新搭建从库来做。
    3.如果有其它的从库保留有全量的binlog的话,可以把从库指定为保留了全量binlog的从库为主库(级联复制)
    4.如果binlog有备份的情况,可以先在从库上应用缺失的binlog,然后在start slave

    2019-01-15 17:21
    作者回复

    非常好👍

    2019-01-15 19:34

  • Mr.Strive.Z.H.L
    老师您好:
    在实际工作中,主从备份似乎是mysql用的最多的高可用方案。
    但是个人认为主从备份这个方案的问题实在太多了:
    1. binlog数据传输前,主库宕机,导致提交了的事务数据丢失。
    2. 一主多从,即使采用半同步,也只能保证binlog至少在两台机器上,没有一个机制能够选出拥有最完整binlog的从库作为新的主库。
    3. 主从切换涉及到 人为操作,而不是全自动化的。即使在使用GTID的情况下,也会有binlog被删除,需要重新做从库的情况。
    4. 互为主备,如果互为主备的两个实例全部宕机,mysql直接不可用。

    mysql应该有更强大更完备的高可用方案(类似于zab协议或者raft协议这种),而在实际环境下,为什么主从备份用得最多呢?

    2019-01-18 10:43
    作者回复

    3 这个应该是可以做到自动化的。
    4 这个概率比较小,其实即使是别的三节点的方案,也架不住挂两个实例,所以这个不是MySQL主备的锅。

    前面两点提得很对哈。
    其实MySQL到现在,还是提供了很多方案可选的。很多是业务权衡的结果。

    比如说,异步复制,在主库异常掉电的时候可能会丢数据。
    这个大家知道以后,有一些就改成semi-sync了,但是还是有一些就留着异步复制的模式,因为semi-sync有性能影响(一开始35%,现在好点15%左右,看具体环境),而可能这些业务认为丢一两行,可以从应用层日志去补。 就保留了异步复制模式。

    最后,为什么主从备份用得最多,我觉得有历史原因。多年前MySQL刚要开始火的时候,大家发现这个主备模式好方便,就都用了。
    而基于其他协议的方案,都是后来出现的,并且还是陆陆续续出点bug。
    涉及到线上服务,大家使用新方案的热情总是局限在测试环境的多。

    semi-sync也是近几年才开始稳定并被一些公司开始作为默认配置。

    新技术的推广,在数据库上,确实比其他领域更需要谨慎些,也算是业务决定的吧^_^
    好问题👍
    以上仅一家之言哈😆

    2019-01-18 11:54

  • 悟空
    看过上篇后想到一个问题:
    级联复制A->B->C结构下, 从库C的Seconds_Behind_Master的时间计算问题.
    假定当前主库A仅有一个DDL要进行变更,耗时1分钟.那么从库C的SBM值最大应该是多少时间?
    是1分钟, 2分钟, 还是3分钟呢 ?
    带着疑问看了一下测试从库C的binlog文件中的时间戳,得出结论应该是3分钟.

    打破之前认知 🤦‍♀️ . 请老师解惑 , 谢谢 !
    2019-01-14 16:06
    作者回复

    是的,因为算的是:当前执行时间,跟*日志时间*的差距

    而这个日志时间,是在A上执行出来的。

    好问题,很好的验证过程。

    2019-01-14 17:15

  • 张永志
    今天问题回答:
    GTID主从同步设置时,主库A发现需同步的GTID日志有删掉的,那么A就会报错。
    解决办法:
    从库B在启动同步前需要设置 gtid_purged,指定GTID同步的起点,使用备份搭建从库时需要这样设置。

    如果在从库上执行了单独的操作,导致主库上缺少GTID,那么可以在主库上模拟一个与从库B上GTID一样的空事务,这样主从同步就不会报错了。

    2019-01-14 16:49
    作者回复

    你已经理解GTID的机制啦👍

    2019-01-15 03:47

  • Mr.Strive.Z.H.L
    老师您好:
    之前讲过 互为主备 的场景下,会出现循环复制的问题,今天这节讲了GTID。
    如果使用GTID,那么 循环复制 的问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呀??!!
    2019-01-18 10:33
    作者回复

    哈哈,you got it

    2019-01-18 11:42

  • 春困秋乏夏打盹
    回答undifined的第二个问题
    A-A'-B这样的级联结构
    A (binlog:A:1-M)
    A'(binlog: A:1-M,B:1-N) ,A'上面的操作记为B:1-N
    B (binlog: A:1-M,B:1-N,C:1-X) B上面的操作记为C:1-X
    ---A,B,C分别为A-A'-B的uuid
    2019-01-16 16:46
    作者回复

    对的
    总之就是,一个主备关系里,备库的GTID集合应该包含主库的GTID集合。

    2019-01-16 17:51

  • tchz
    1.purge gtid,2.重做备库数据
    2019-01-15 13:14
    作者回复

    2 是ok的

    purge gtid是啥

    2019-01-15 19:27

  • fuyu
    seta 和 setb 里的集合大小不会很大?
    2019-01-15 12:55
    作者回复

    大没关系呀,是分段的,比如 server_uuid_of_a:1-1000000,就一个段

    2019-01-15 19:26

  • Leo
    老师你好,PingCAP的大牛说分布式数据库的一个难点是时间同步。此话怎讲?mysql主从架构下时间不同步会有哪些问题?
    2019-01-15 09:14
    作者回复

    今晚发布的第28篇会提到哈

    2019-01-15 10:11

  • _CountingStars
    老师我有一个问题 如果数据库已经有完成了很多事务 实例 A’的 GTID集合和 实例 B的 GTID集合 是不是很大,这个GTID是从binglog里一点一点的解析出来所有的事务的吗?这样是不是会很慢 ?在所有binlog里定位某个GTID是不是效率也很低
    2019-01-15 08:25
    作者回复

    好问题,👍
    在binlog文件开头,有一个Previous_gtids, 用于记录 “生成这个binlog的时候,实例的Executed_gtid_set”, 所以启动的时候只需要解析最后一个文件;

    同样的,由于有这个Previous_gtids,可以快速地定位GTID在哪个文件里。

    2019-01-15 10:09

  • 小超
    老师,问个上一篇的问题,从库不是只根据binlog来做相应的操作么,这个并行复制策略根据事务相同commit_id判断好理解,但是根据同时进入redo log prepare 和 commit 来判断这个怎么理解?事务提交的时候,其他事务的redo log处于prepare的状态事务的某个标识也会记录到每一个事务的binlog中么?
    2019-01-14 22:28
  • PengfeiWang
    老师,您好: 文中对于sql_slave_skip_counter=1的理解似乎有偏差,官方文档中的解释是:
    When you use SET GLOBAL sql_slave_skip_counter to skip events and the result is in the middle of a group, the slave continues to skip events until it reaches the end of the group. Execution then starts with the next event group.
    按照官方文档的解释,命令sql_slave_skip_counter=1 应该是跳过一个事务中的1个event,除非这个事务是有单个event组成的,才会跳过一个事务。

    2019-01-14 16:06
    作者回复

    你这个是好问题,

    确实只是跳过一个event,不过文档中说了呀
    “the slave continues to skip events until it reaches the end of the group. ”,
    所以效果上等效于跳过一个事务哦

    2019-01-14 18:31

  • PengfeiWang
    老师,你好:在生产环境(基于位点的主备切换)中,经常会遇到这样的场景:备库由于硬件或其他原因异常宕机,恢复后重启备库,执行start slave命令,总会遇到1062主键重复的报错,一直解释不清楚为什么?
    2019-01-14 15:50
    作者回复

    看一下这个语句的结果, 会受这几个参数的影响哈
    select * from information_schema.GLOBAL_VARIABLES where VARIABLE_NAME in ('master_info_repository','relay_log_info_repository','sync_master_info','sync_relay_log_info', 'sync_binlog', 'innodb_flush_log_at_trx_commit');

    2019-01-14 17:09

  • 路过
    老师,请教:
    show slave status\G的输出中,包含如下:
    Executed_Gtid_Set: 572ece6c-e3ed-11e8-92c4-005056a509d8:1-1136659,
    ecb34895-e3eb-11e8-80e9-005056a55d62:1-1015
    是不是表示当前slave曾经和两个master同步过?
    2019-01-14 15:42
    作者回复

    一个是它自己吧?
    select @@server_uuid 看看

    2019-01-14 16:59

  • undifined
    老师 有几个问题:
    1. 会不会出现主库切换后,B 中已经执行过的事务,而 A'由于网络延迟还没有收到,此时已经对 B 执行切换主库,这时候,B 中有该 GTID,但是 A'中没有,这种情况会怎么处理
    2. 如果 A 是主库,A' 备库,B 是 A'的从库,此时 B 的 GTID 集合应该是 server_uuid_of_A':1-N,此时 A'宕机,B 改为监听 A,这时候A 和 B 的 GTID 集合没有交集,会不会发生 A 将所有的binlog 重新发给B
    3. 思考题我的理解是从主库中 dump 出相关的数据,在备库中执行后再次执行 start slave;评论中说到从其他从库获取,但是如果只有一主一从,有 binlog 丢失,是不是只要 dump 文件恢复这一个办法
    2019-01-14 12:45
    作者回复

    1. 这个也是异步复制导致的,只有semi-sync能解了。。
    2. 不是哦,如果“ A 是主库,A' 备库,B 是 A'的从库”,那所有A的更新也都会通过A'传给B,所以B的GTID集合正常就是包含了A和A'的
    3. “如果只有一主一从,有 binlog 丢失”,是的,就只有备库重做了

    2019-01-16 10:29

  • 老师您好,假如a宕机了,需要把从切换到a',这时候业务已经有感知了吧?怎么能让业务尽量没有感知呢?谢谢老师
    2019-01-14 10:13
    作者回复

    这种情况下,不可能业务完全无感知,

    但是如果业务代码有“重连并重试”的逻辑,并且切换足够快,就可以对业务无影响,前提是要解决主备延迟问题,就是25、26两篇提到的

    2019-01-14 11:25

  • 大坤
    今天问题回答,由于GTID具有全局唯一性,那么其它正常的gtid已经被复制到了其他从库上了,只需要切换gtid到其他从库,等待同步完毕后在切换回主库即可
    2019-01-14 08:16
    作者回复

    这个想法很不错 👍

    2019-01-14 10:23

  • 往事随风,顺其自然
    执行事务之前生成GTID,系统怎么知道下次要生成事物,是预生成留在那?
    2019-01-14 08:09
    作者回复

    提交事务的时候才生成GTID

    2019-01-14 10:22